大學生活-大學資訊-高考動態「大學資訊網」

從K12轉到素質教育,我每天都提心吊膽

0

從K12轉到素質教育,我每天都提心吊膽


圖源:視覺中國

今年7月以來,K12教育行業身陷裁員風暴,數百萬從業者開始重新思考未來。作為一名在K12教育領域近十年的從業者,馬欣第一次感受到職場困境,在迷茫和不知所措中,她作為局中人,新歷這場K12教育行業的巨大變遷。

選擇

馬欣是一名90后,擁有近十年的K12教育企業銷售經驗。無論是上市公司還是細分賽道的獨家獸企業,她都可以拿到“銷冠”。以往,當同事們開玩笑直接喊她“銷冠”時,她只是笑著接受了,畢竟名副其實。

“銷冠”有銷冠的業績,當然也有與之相匹配的收入。在“雙減”政策出臺之前,“業績最好的一個月,發完工資直接去提了一臺車。”

但這樣的好景一去不返。今年4月起,隨著收入的直線下滑,她開始慌了。到了7月,由于退費增多,工資單也變成了負數。這讓一向業績優異的她難以接受。

“最難的疫情我們都挺過來了,當時不能出門見客戶,簽單變少,但客戶是信任我們的,公司上線的產品幫助中小教培機構快速轉到線上,圈了一大波好感,2020年之后的成單率也比較高。”

但“雙減”之后,公司整體的業績萎縮,從4月開始有裁員傳聞,到6月份陸續裁員,直到裁掉30%,“當時覺得7月15日怎么都會有個結果,”馬欣說,“看著身邊的同事一個接一個離開,心里很難受,但也沒有辦法。”

不拜訪客戶的時間里,馬欣習慣性關注政策和同行動態。隨著不斷有同行被媒體爆出裁員、關停消息,她有些坐不住了,“不知道我們公司還能撐多久。同事間也不敢聊太多,怕悲觀情緒蔓延。”她說。

“往年的7月,是暑秋招生的旺季,今年的7月基本上沒有新單,客戶的來電也是在咨詢退費的。”而退費,意味著她之前拿到的提成要退回公司。“所以7月份的工資成了負數。”

時代的沙,落在每個人頭上都是一座山。馬欣見證過K12教育的崛起,也見證了它的雪崩時刻。

“雙減”政策正式落地的前一天,教育股集體“崩盤”,千億市值蒸發。當天,先是港股教育板塊整體市值蒸發467億港元,美股開盤后,好未來跌幅超過70%、高途跌63.36%、新東方跌54.22%。

當天,這些教育企業蒸發的市值讓人觸目驚心。好未來蒸發93.63億美元,折合607億人民幣;新東方市值蒸發55.49億美元,約合385億人民幣。高途市值蒸發15.54億美元,折合100億人民幣;三家公司市值蒸發共計1092億人民幣。

馬欣所在的公司去年完成了新一輪融資,去年夏天也開始做新的項目,上市計劃原本定在明年,但隨著新規出臺,上市不僅無望,“生存更是難題”,馬欣說。

轉型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一直以來,隨著國民生活質量的提高以及教育的重視程度提升,中國的教育產業在此之前一直處于高速增長的階段,K12學科教育是其中的翹楚。

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國內K12教育市場的規模已達到7629億元。并且當時的預測還指出,這一趨勢還將繼續上升。事實證明,這一趨勢在2020年達到峰值。

2020年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在線教育迅猛發展。彼時,在線教育企業的廣告占據了各大城市的主要戶外廣告牌、熱播綜藝,短視頻平臺等,行業里時常傳有某家在線教育公司擬上市的消息。

“其實在這一段時間,教育行業已在資本的助推下,已經偏離它本來的方向。”文君說到,作為一名市場人員,她曾在某上市教育公司工作過五年,主要負責投放。“當時每天的流量投放都在千萬級別,感覺錢不是錢,就是幾個電話幾個郵件就花出去了。”

文君說,“現在想來真的是太大膽,投放基本不要ROI數據,只要投出去就好了。”

做會展銷售的王君對市場的感知可能更靈敏些。從2021年初開始,公司陸續參加過幾次線下的展會,但效果都不如預期。“2020年疫情好轉后,一場線下展會,一般能簽100來家客戶,但從去年下半年起,不光簽單少了,來參加展會的校長、老師都少了。”

最近一次同行聚會時,她也曾與老朋友們談起,大家都唏噓不已,紛紛在思考出路。不少同行都轉型到素質教育賽道了。但她也坦言,“素質教育并不好做。”8月初,她入職了一家素質教育公司,從會展到了線上銷售。第一個項目是組織一場線上直播——針對K12教培機構轉型方向的講座。

“原來手里的客戶資源可以復用,一些地方上的教培機構開始轉型做素質教育,就如同當年他們做學科教育一樣,需要有人幫他們梳理思路,同時,新入職公司有素質教育方面的項目可以供他們選擇。”

王君說,“現在大家在轉型時都比較迷茫,畢竟做學科教育時間長了之后,對于素質教育是陌生的,沒辦法馬上轉向。”

擔憂

轉到素質教育賽道后,就可以安心開啟事業的第二春了嗎?對馬欣來說“并沒有”。

在她看來,素質教育與學科教育有著本質差別。她舉了個例子。“比如好未來做學科教育20多年,不論教研還是教學質量上,都受到學生家長的認可,有著廣泛的基礎。但馬上轉到素質教育,這種優勢其實很難復制。”

“就是你很難要求一個以往品學兼優的學生,馬上變得多才多藝,”馬欣說,“一般家長對于大機構有一種天然的信任感,但如果說一個做學科教育的機構突然跑去做藝術,還說自己非常專業,那家長多半是不會相信的?”

雖然還能看到他時常在朋友圈里曬機構簽單的信息,但相對于此前K12的簽單效率,明顯低了太多。

“大家都轉素質,又是一大波兒焦慮,加上素質教育不如文化課剛需,市場沒那么大,消耗不掉”,據她預測,“最晚到晚年,素質教育也有可能轉為非盈利機構。”

寫到最后

如今,K12學科培訓的兩大巨頭,新東方和好未來的股價全部跌至個位數。K12培訓機構的裁員潮更是觸目驚心。短短一天內,上萬人被裁員。一位HR曾笑稱,最近面試的2個人里就有一個是K12教育被裁的。而與K12教育離得最近的素質教育成了這些人的首選,但素質教育這個擁擠的賽道,還能留下多少人呢?可能他們也無睱顧忌這么多,畢竟“先要活下去”,再說其他。

隨著雙減政策的持續推進,教育新時代已然來臨,這意味著,從業者們的新征程才剛剛開始。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壹DU財經”,作者曉加,編輯清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芥末堆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雙減K12教育素質教育

從K12轉到素質教育,我每天都提心吊膽

標簽:

留言與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欧美禁忌乱偷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