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zdn1"></cite>
<var id="bzdn1"><video id="bzdn1"></video></var>
<var id="bzdn1"></var>
<cite id="bzdn1"></cite>
<cite id="bzdn1"></cite>
<ins id="bzdn1"><span id="bzdn1"><var id="bzdn1"></var></span></ins>
<cite id="bzdn1"><span id="bzdn1"><menuitem id="bzdn1"></menuitem></span></cite>
<var id="bzdn1"><video id="bzdn1"><menuitem id="bzdn1"></menuitem></video></var><var id="bzdn1"></var>
<ins id="bzdn1"><noframes id="bzdn1">
<progress id="bzdn1"><cite id="bzdn1"><strike id="bzdn1"></strike></cite></progress>
<cite id="bzdn1"><video id="bzdn1"></video></cite>

大學生活-大學資訊-高考動態「大學資訊網」

“雙減”,讓學校教育走到了轉型的十字路口

0

“雙減”,讓學校教育走到了轉型的十字路口

“雙減”,讓學校教育走到了轉型的十字路口

工作時間的延長,工作量的增加,工作責任的累加。

因為學生作業輔導與個別化教育成為所有教師必須完成的工作任務,教師個人生活與學校工作之間的平衡被打破,需要較長一段時間去自我調適,建立新的平衡。

教師對作業的研究也成為不能回避的課題。過去,減負的要求是減少作業量,確實存在一些老師只做表面文章,一“減”了之。于是,家長們自己行動起來,課上缺了,課下補。當前,“雙減”之下,學生作業輔導與教學質量都由教師來扛,由此,對教師布置作業的合理性、科學性的問題就會直接擺到每個教師面前,會倒逼教師重新審視作業設計與兒童發展的匹配度的問題。靠延長作業時間、大量機械練習提高考試成績的教育陋習在雙減形勢下,真的無處遁逃。

在我校,今年暑假老師們就提前進入了課程教學的集體共研階段。各年級各學科將作業研究納入學習的研究中來,通過團隊共研的學習手冊,確保作業設計質量,落實學校以核心素養為指向的質量目標。

在嚴格控制作業時長,減少作業總量的兩個“減少”前提下,我們堅持做到作業設計的“三多”:多布置實踐性作業:設計挑戰性任務,讓作業具有實踐性、應用性、探究性。多設計長時段作業:延展作業完成的周期,讓作業完成周期更有彈性。多提供可選擇的作業:中高年級根據分層分類的學習現狀,讓作業菜單更靈活、更有針對性。

“雙減”對教師的要求是,讓他們從“輔導者”向“支持者”轉型。管控型學校、傳統型教師在新的要求面前,會有較大的不適應,畢竟新的要求增加了不少。轉型學校、新育人模式推進中的學校就會有較快的適應性。以我校為例,老師們認為延長在校學習時間恰好能夠鍛煉孩子們獨立、自主、協作的學習能力,能更充分地完成學習任務,更便捷地接觸更豐富的資源。個別化教育,也能及時幫助學習有問題的學生,做到面批面改、快反饋。

開學周,各年級生活化的課程學習與下午自我發展時段的項目任務都是老師們提前“備”好的“大餐”,孩子們在此時段,各有分工,忙得不亦樂乎。而老師們穿梭在孩子們中間,觀察他們,為他們提供必要的支持。“支持者”應該是兒童自我發展時段下,教師們新的身份,它比作業輔導者的定位與要求更高。

顯然,“雙減”給學校可見的變化會帶來更多的新課題、新問題,“雙減”撕開了傳統教育的一個口子,發出了“為孩子重塑教育”的強有力信號。

(作者:曹君,系北京十一學校豐臺小學校長)

“雙減”,讓學校教育走到了轉型的十字路口"/

2020年青島成人高考報名已經開始,山東省成人高考的招生專業有很多,成人高考分為高起專、專升本、高起本三個層次的招生,考生符合條件就可以選擇山東的成人高考的招生學校和專業。下面小編就來列舉幾個成人高考學校專升本的招生專業。

“雙減”,讓學校教育走到了轉型的十字路口

標簽: #到了 #路口

留言與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欧美禁忌乱偷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