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活-大學資訊-高考動態「大學資訊網」

雙減新觀察③丨再見!培訓機構百萬年薪時代

0

雙減新觀察③丨再見!培訓機構百萬年薪時代

雙減新觀察③丨再見!培訓機構百萬年薪時代"/

比如,某機構2021屆校招的招聘簡章中,對于高中大班課主講老師的簡歷篩選標準為滿足以下三個條件之一:畢業于清華、北大、復旦、上交、南大、浙大、中科大、人大;2020年QS世界大學標準排名前50名;在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學五大學科的國家級競賽中,獲得金、銀、銅牌獎項;高考成績全省前100名,或全市前20名。

為吸引更多優秀的畢業生加入教培行業,一些培訓機構不惜開出頗為優厚的薪酬,“年薪百萬”這一關鍵詞就被行業內外所熟知。

圖源視覺中國

有業內人士表示,以在線教育機構為例,老師的薪酬一般有兩種模式。就在線大班課而言,一種是按照課時計薪,一課時為40分鐘,一般一節課為兩個課時,每課時低則幾百塊,高的幾千塊,決定課時費的則是續報率。

另一種則是按照學生人頭計薪,比如在線大班課一般在500人到上萬人,如果出勤率高,老師一堂課提成就可以上萬。

但在“年薪百萬”的巨大光環背后,每年成千上萬的應屆生簡歷里,最終能成為頭部在線教育公司主講老師的不超過3%,所有的教培老師,其實更像是一個金字塔結構,名校光環畢業生有機會站在金字塔頂端,普通學歷的畢業生則在這一關被排除門外。

有從業人員告訴記者,但即便進入到了3%的行列,要想從一個普通網課老師到年薪百萬的名師,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有老師表示,要進入“收入百萬”的名師隊伍,得有熟悉“學情”“考情”的“內功”,還要有把知識講清楚的“外功”,“每堂課都需要對著鏡頭去錄,找鏡頭感,然后根據視頻表現,再不斷優化。”

即便是重點培養的老師,如果達不到標準,也可能被優化成一對一講師,下沉到金字塔“底部”。但即便如此,教培行業的薪酬也普遍位于行業前列,仍有大量非名校畢業生被高薪吸引,涌入教育培訓的賽道。

監管出手:

“百萬年薪”的本質還是營銷

有機構的“擦邊球”已經被定性虛假宣傳

除了對老師舍得花錢,培訓機構的廣告也曾展開過燒錢大戰。

各種洗腦歌詞,各種老師推薦,各路“大神”學員現身說法……伴隨教培機構的營銷大戰,培訓機構的各種廣告,出現在電梯、公交站臺、短視頻平臺等區域。

圖源視覺中國

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數據顯示,在線教育2019年廣告投入約為40億元,2020年截至9月廣告投入已超50億元,其中增幅最大的來自猿輔導(2019年7億元,2020年15億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廣告“燒錢”大戰蔓延的同時,超前教學、價格虛高、違規收費等違法亂象也頻頻被曝出。

在全國12315平臺投訴舉報平臺上,2020年受理教育培訓服務投訴舉報15.5萬件,在服務類投訴舉報中排名第4;2021年第一季度,教育培訓服務投訴舉報達到4.71萬件,同比增長65%,排名升至第3。

其中,合同糾紛問題最突出,虛假宣傳等問題也多次被投訴。

今年6月1日,相關部門在一天之內公布了三則罰款通知,涉事企業達二十余家。

市場監管總局集中公布一批校外培訓機構虛假宣傳、價格欺詐典型案例,對新東方、學而思、掌門1對1、華爾街英語、噠噠英語、卓越、威學、明師、思考樂、邦德、藍天、納思書院等13家校外培訓機構予以頂格罰款。

上海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對噠噠英語、華爾街英語等四家企業的處罰公告,強調此次處罰為從重處罰,罰款合計1000萬元,機構違規行為與“偽造師資、虛標價格、夸大效果”等有關。

因虛假宣傳、價格欺詐等違法行為,杭州市市場監管局依法從重查處學而思、新東方、納思書院3家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罰款共計750萬元。

例如,有8家校外培訓機構存在虛構教師學歷、教齡、榮譽等情況。比如藍天教育,宣傳“教研團隊超過85%的老師來自985、211大學”。事實上,該團隊的121名老師中,來自985、211大學的僅有18人,所占比例連15%都不到。比如新東方,宣傳張某某教齡3年,實際僅為5個月;宣傳廖某某教齡6年,實際僅為2年。

監管升級:

政府指導價出臺

百萬名師、燒錢營銷將成過去式

繼7月雙減政策發布后,9月6日,學科類校外培訓監管再度升級:

義務教育階段線上和線下學科類校外培訓收費屬于非營利性機構收費,依法實行政府指導價管理,由政府制定基準收費標準和浮動幅度,并按程序納入地方定價目錄。

記者梳理后發現,有以下幾點值得關注:

◆收費:政府指導培訓機構價格,上浮范圍不得超過10%

《通知》要求,要區分線上和線下以及不同班型,分類制定標準課程時長的基準收費標準。班型主要可分為10人以下、10-35人、35人以上三種類型,各地可根據實際情況,確定本地區具體的分類標準;標準課程時長,線上為30分鐘,線下為45分鐘,實際時長不一樣的,按比例折算。要建立收費政策評估和動態調整機制,適時對收費標準進行調整完善。

◆工資:培訓機構老師平均工資不得明顯高于公辦教師

《通知》提到,培訓機構人員平均工資水平應正常合理,不得明顯高于統計部門公布的當地教育行業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

◆廣告:告別燒錢營銷,宣傳費不超過學科類校外培訓銷售收入的3%。

◆公開:強化收費信息公開,機構要在每年6月底前報備

《通知》明確,將學科類校外培訓內容、培訓時長、收費標準、教師資質等信息提前向社會公開;將招生簡章、收費標準、教師資質等資料,連同上一年度收入、成本、利潤以及關聯交易、政策執行等情況,于每年6月底前分別報送給當地教育、發展改革和市場監管部門。同時,各地要切實發揮好全國中小學校外培訓機構管理服務平臺作用。

時隔一天,9月7日,教育部再度發文,為進一步落實“雙減”政策,教育部會同民政部、市場監管總局印發通知,將面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的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工作進行部署。

專家:

培訓需求宜疏不易堵

減負應打出一套“組合拳”

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看來,為減輕學生學業負擔,給培訓熱降溫,政府定價管控教培機構收費、控制機構老師工資水平或是方法之一,“當培訓機構老師的平均工資待遇跟體制內的老師對齊,培訓機構吸引師資的能力就會有所下降,就很難挖在職教師到培訓機構任教。”

但與此同時,熊丙奇也強調,“補課熱”只是表象,家長教育焦慮而引發的培訓需求,才是問題的根源,“若只從嚴監管培訓機構,轉供給側,需求端卻一片火熱,那么大量合法的機構撤離市場后,補課就可能走向地下和家庭。到時候,限價難、監管難,孩子的補習風險高,家長付出的精力、金錢成本可能更大。”

“培訓需求宜疏不易堵”,熊丙奇的看法是,要真正實現減負,《通知》發布后,還應打出一套系統的“組合拳”:

第一, 改革中高考制度,推進人才多元評價體系,全面破除唯分數論、唯升學論、唯學歷論,解決職業教育低人一等的問題;

第二, 推進義務教育均衡,避免家長有擇校焦慮;

第三,提高學校教學質量,讓學生在學校就“吃好、吃飽”課程知識。

此外,熊丙奇還認為,推進這些教育政策,核心在于深化教育領域的“放管服”改革,尤其是行政放權,其中包括落實和擴大學校自主權,取消行政評審、評價,實行專業評價。

雙減新觀察③丨再見!培訓機構百萬年薪時代

今年受到特殊情況的影響,歷年在6月份舉行的高考首次延期到7月才舉行。雖然疫情期間同學們都是在上網課,但是隨著高考的延期,同學們也多了整整一個月的復習時間。然而最后的沖刺階段如期而至,不知道高三的同學們復習得怎么樣了呢?

雙減新觀察③丨再見!培訓機構百萬年薪時代

標簽:

留言與評論(共有 條評論)
   
驗證碼:
欧美禁忌乱偷在线观看